作者:影视达人  时间:2017-01-07 09:01  神评论

对"太空旅客"亚特兰大的片场进行探班,与编剧乔·斯派茨和制片人尼尔·莫瑞兹进行了专访。他们探讨了开辟原创故事的挑战,聊到了能凑齐帕拉特和劳伦斯这对CP其实是电影拍摄中最大的困难

太空旅客》中文版海报

如今,续集、改编和重拍的电影占据了好莱坞的主流市场,而原创作品却鲜有人问津,主要原因无外乎是缺少靠谱的吸金要素,电影公司一般都认为熟悉的人物和故事更能吸引老粉丝掏钱买票。但是即将上映的全新电影《太空旅客》却别出心裁,给对这个故事缺乏了解的观众带来了一个新的卖点:明星效应。影片由乔·斯派茨(《普罗米修斯》)编剧,莫腾·泰杜姆(《模仿游戏》)执导,“星爵”克里斯·帕拉特和“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两大明星分饰男女主角。

影片拍摄时,时光网曾到访《太空旅客》位于亚特兰大的片场进行探班,一睹帕拉特和劳伦斯探索未来世界的广阔天地,同时参观了那儿的摄影棚,与编剧乔·斯派茨和制片人尼尔·H·莫瑞兹(《速度与激情》系列主创)进行了一次面对面专访。他们介绍了电影漫长的筹备期(该片很多年以为都被列入了受欢迎但未拍摄的“剧本黑名单”),在这个观众似乎都只想看系列大片的时代,探讨了开辟原创故事的挑战。同时,他们还讲到了两位一线明星出演影片所带来的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以及这部身处不远的未来世界,以隔绝和浪漫为主题的影片对当今社会的影响。
帕拉特饰演Jim Preston,“阿瓦隆”号飞船上的一位机械师旅客,他在飞船前往太空殖民地Homestead II的120年旅途中,不小心提前从冷冻睡眠中醒来。发现自己有可能要在这艘巨船上独自度过89年,Jim试着重新入睡,但最终只能在安置了5000个同行人员的睡眠舱中孤独生活,这其中包括了高颜值的作家Aurora Lane(劳伦斯)。当Aurora也意外醒来的时候,这两个人之间产生了微妙的火花。而在两人感情的萌芽迸发之时,有些秘密渐渐浮出了水面,面临生命威胁时,被影响到不仅仅是两位主角,也包括同行的旅伴,和航行本身。

:乔,电影最初的灵感来自于哪?

乔·斯派茨:我一直对“隔绝”这个题材的故事很感兴趣,喜欢那种因为主人公本人很特殊,与别人分割开来的剧情。当我第一次想到有人被困在太空中这个主题时,一下子迷上了这个主意。感觉这就像是一种比喻,它其实代表了很多人都曾经历过的感受。我认为,一部好的科幻小说,总会象征着我们内心已经存在的想法。我们都曾经有过世界末日的绝望感,都幻想过天会塌下来,世界会陷入一片火海,或者我们会被冰封,被撕成两半,这些场景会让我们感到心碎,或者让人感到失去了很重要的工作时的绝望。我们被迫使着继续向前看,尽管筋疲力尽、心灰意冷,我们有过很多这样的经历。所以,好的科幻小说能把这些感觉用直观的方法具象地表现出来,我对电影的灵感就来源如此。

我们谁都没有体验过在豪华的宇宙飞船中悬浮,但是任何相爱的两个人好像都在经历一次没有终点的旅途。我们都经历过爱情的包容,那么在爱情中我们应该隐藏多少,又该暴露多少呢?很多人在爱情中都隐藏着让自己愧疚的小秘密。所以尽管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其中的感情却足以打动每一个人。我想,这些情节都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普罗米修斯》和《太空旅客》都是乔的心血之作

:你为《太空旅客》准备了相当长的时间,《普罗米修斯》和《太空旅客》两部电影之间有多少关联,又对对方有什么影响呢?
(编者注:乔·斯派茨2007年就完成了《太空旅客》剧本的创作,比写完《普罗米修斯》的剧本时实际上还要早两年。)
 
乔:这是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太空旅客》一片是我能够参与《普罗米修斯》的重要原因。雷德利·斯科特在创作的过程中非常活跃,我们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在一起共同充实这个故事。我能够参与《普罗米修斯》最关键的契机,是当我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如果让你来写《异形》的前传,你会怎么写呢?”我之前对这个问题丝毫没有准备,因为我只是来参加一个常规会议,但我感到机会来了,整整45分钟我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当你恰好被问中了最合适的那个问题,答案仿佛就自动从你口中跳了出来。《太空旅客》如此,《普罗米修斯》也如此。

《普罗米修斯》的故事主线在我们第一次谈话时就定了下来,虽然细节上有很多调整,但主要的东西没怎么变。我很确定雷德利喜欢《太空旅客》,所以才会试着找我当编剧,《太空旅客》中的创造性也许也传递到了《普罗米修斯》中一点点。创造的灵感会碰撞出火花,不可避免地会发酵。当然,因为两个剧本的作者都是我,我在创作的时候总会被相同的内质所吸引。至于说《普罗米修斯》上映后的反响会不会影响到《太空旅客》,我会说,确实没有。《普罗米修斯》广受欢迎,大家对它有诸多讨论,人们对它或爱或恨,能够参与它的创作真的很有意思。但是把《太空旅客》拍成电影,则又是一片独立的天地。

两位主演都是首选 太空题材大热产生共鸣

:制片人尼尔,剧本在2007年就开始成型了,而且还曾有包括基努·里维斯在内的很多演员对它都感兴趣。为什么选择现在的时机来拍摄它?

尼尔·H·莫瑞兹:这是我一直都非常欣赏的一个项目,因为种种的原因,它的开始非常坎坷,也错过了很多人。经过重重阻碍,通过努力,我终于拿到了原著的改编权。我非常爱这个剧本,如果是别人来拍的话我一定会嫉妒死的。所以当它的改编权放开时,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同时也向作者和其他参与进来的人承诺,我将尽可能忠实于原著。所以我们的剧本非常贴近原书,虽然在细节上有一些小改进,但是我们钟情的核心和灵魂始终未变。

:你喜欢这个故事的哪些地方?

尼尔:我喜欢这个原创的主题,虽然它是一部以未来为背景的科幻电影,但并不仅仅如此。故事是设定在600年以后,但是其中史诗般的爱情却可能发生在任何时空。主人公之间的爱情故事跌宕起伏,可谓电影史中最具史诗意味的爱情。我们有幸请到了奥斯卡提名艺术指导Guy Dyas来设计场景,又由另一位奥斯卡提名获得者罗德里格·普列托负责摄影。每一个位置都是最佳人选,这很罕见。我头一次遇到有这么多导演都想拍这部电影,电话都要被打爆了,有的人与剧本有些渊源,有的人只是读过剧本就仰慕不已。我们很幸运,莫腾·泰杜姆刚拍完《模仿游戏》有了空挡,自从看完他的《猎头游戏》我就成了他的粉丝,何况谁能想到《猎头游戏》和《模仿游戏》竟是同一个导演所拍。

两位主演也是我们的首选,在收到剧本的两天内两个人居然都同意了。这也是电影能这么快开拍的原因,尽管他们俩都很忙,而且还有许多别的拍摄邀请,但他们都来了。他俩的时间表很难碰,我们必须错开詹妮弗的《饥饿游戏3》与克里斯的《银河护卫队》,把他俩凑一起真不容易,但我们还是抓住了一个合适的时机。曾有几次我对时间安排都绝望了,担心电影的拍摄周期会无限拖延甚至会换人,但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用这班人马。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振奋,这两个人擦出的火花真是太棒了。莫腾已经把主人公的灵魂赋予了两个角色,他们之间的关系表达得恰到好处。我们可以有最好的设计、特效和摄影,但是如果没找到合适的人来演,一切都只能是苍白无力。

近年来的《地心引力》与《火星救援》都是太空求生题材

:最近涌现出来了一批太空求生题材的电影,比如《地心引力》和《火星救援》。为什么这个主题会忽然产生这么多共鸣呢?

乔:问得好。我认为一方面是由于科技的发展,在现实世界中,人们越来越关注太空飞行。人们已经开始设想未来对宇宙的探索和开拓,宇航员们正在国际空间站里忙碌,而电影自然会反映现实。不光是科技进步,而且还有媒体的开放。太空站以前也有,但是它们一直比较神秘,从没像现在这样让大众通过媒体来了解,宇航员以前也没像现在这样跟地球上的学生们互动。所以我们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关注和喜爱宇航员,总而言之,太空题材电影的增多,不光是因为航空领域的进步,还得益于信息时代的发展。我们一直有着一种野心,随着前沿技术的不断革新,人们再次将目光投入天际,关注着各种科技带来的成果。

:这种未来设定对爱情故事有什么影响?

尼尔:它给故事带来了深度。这是一个关于移民的故事。为什么人们会离开地球,去开始长达120年的旅行?人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男女主角开始旅程的原因各不相同,美国的每个家庭都或多或少有些移民的故事,这很能引起今天人们的共鸣。

:电影对最初的原著做了多少改变?

乔:故事的主体从来都没有大的改动,事实上,原文中有很多台词和戏剧性的瞬间直接出现在了电影中。故事的核心改变很少,而细节则有许多改动。对话更具戏剧性,节奏有所调整,这个有着丰富经验的创作团队会努力让电影以最好的形态呈现。最大的变化应该是第三幕,即故事的结尾。很多看过2007年“剧本黑名单”版本的读者可能会对结尾感到惊讶,故事结局对生命的拯救和救赎与之前的版本有所不同,我认为经过大家的改进,故事有了更好的结尾和更深的意义。
 
搭场景舍绿幕 主演档期实为最大挑战
:大部分时间里,你都没有选择用绿幕拍摄,而用的是搭建起来的场景,为什么?

尼尔:我们当然希望演员能有真实的环境,而不是对着绿幕演。有人会问:“你怎么就找不到适合拍摄的地方,为什么非要新建场景呢?”我会说,“行,你给我找一个存在了600年的宇宙飞船,我现在就去那拍。”预算上有限制,我们只能凭空搭建出这个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飞船。合适的、现成的取景地我只找到了两处,一家法国餐厅和一家电影院,这是我能找到的仅有的跟飞船搭调的两个地方。我希望观众们看到电影中飞船的第一眼时,就像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时一样,叹为观止。登上《太空旅客》中的飞船,就像在我们的世界中登上“伊丽莎白女王号”,它会带你去往不可思议的旅程,让你觉得抛开现有的一切和所有认识的人都是值得的。

:除了预算以外,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尼尔:安排两位主演难得的档期,把所有需要的东西准备好,都很难。另外就是,大量的视觉特效也增加了制作的难度。哪部电影都不好拍,我曾经以为这一部会进展得很顺利,我们就是在舞台上拍摄,不用担心天气和别的意外,但是拍每个电影都会碰到意想不到的麻烦。我喜欢拍电影的成就感,但它真的很难,每天都是一个新挑战,不管你有多少钱和时间,资金和时间总是不够。

两位主演之间火花四溅

:你能形容一下两位主角的特点么?他们哪些特点会吸引观众?

乔: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我不想说的太多,也不想用自己的观点来左右观众对电影人物的看法。《太空旅客》的背后有许多有趣的潜藏问题,比如为什么人们会离开自己的家,离开整个熟悉的世界,不太可能再见到自己之前认识的人,去踏上一段如此漫长的旅程,这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跟刚才关于爱情的那个问题一样,我会争辩说,很多人都有与之非常类似的经历,从一个大陆移民到另一个大陆,或者只是从西海岸搬到东海岸,以后都将很难再见到自己的亲朋好友。大家很快就会有新的圈子,离之前的圈子越来越远。即使在地球上,你也可以从一个世界消失,又在另一个世界重生,我们每个人都有无法回去的圈子。但是这种太空迁移更彻底,把整个世界都抛弃的问题很有趣,我想不用问也知道很多人 都愿意这么做。曾经有一个疯狂的组织想让人们移民火星,并且葬在那儿,他们也得到了一个非常长的排队名单,无数人有成千上万的不同理由,想要去一个美丽的移民世界重新开始。在选择故事的男女主角时,我是在找寻这样的两个人,他们离开这个世界的原因是非常艰难的。

:那角色之间的差异呢?

乔:电影中,围绕两人的戏剧冲突展开得非常赤裸裸,需要尽可能让男女主角之间的差异更明显。你可以从任何人之间的差异、从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入手,然后再去寻找更多的差异,让他们有不同的登船理由,给他们不同的背景和性格。我特别喜欢看两个共同面对危机的人,用截然不同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女人习惯于通过多种渠道充实力量,想要唤醒权威者,用她们的愤怒充当武器。而男人则习惯于独立解决问题,直接拿出一个工具箱,试图修复飞船让它回到轨道。我喜欢这种差异的表现形式,以及两人关系的发展演变。

:主演们有没有告诉过你,他们为什么喜欢这个剧本?

乔:告诉过一点点。有朋友告诉我,当剧本要拍成电影时,大家都希望“像詹妮弗·劳伦斯那样的人”和“像克里斯·帕拉特那样的人”来出演,他俩就是大家心目中男女主角的模板。我们请到了真的詹妮弗和真的克里斯,这简直是不可能的运气,因为他俩的档期都太满了。不管他们俩想要什么,把他们安排在一部电影里就已经非常难了,我们非常幸运。两位主角都对剧本大加赞赏,我想他们还是非常喜欢剧本的,它跟他们以往看到的剧本都不同,与其说是商业上的考量,不如说是艺术上的追求。好莱坞的利益驱动,好像总是试图让商业电影越来越像,塞给我们枪战、外星人、阴谋等元素,让他们觉得投资更有安全感。所以我非常感谢创作团队能够忠实于原著的精神,把故事变成电影,同时区别于其他电影。我想这也是吸引詹妮弗和克里斯的原因。
离开地球找真爱 为数不多的乐观科幻片
:每个剧组都想请詹妮弗·劳伦斯和克里斯·帕拉特,你是怎么请到他们的?

空旅客》,她肯定会拍这部电影的,因为剧本实在太好了,说实话,这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剧本。在好莱坞,所有像我这样看过成吨剧本的人,这种专给剧本挑毛病的人,在这一行混了25年以上的人,所有我认识的人在我得到这个剧本时都对我说,“我们好嫉妒你,这是我们见过最好的剧本。”这都是我的真实感受,如果我这辈子只有一次拍电影的机会,我一定会选这一部。

:你怎样形容男女主角关系的发展?
尼尔:的确如此,我真是中头彩了。詹妮弗还在为饥饿游戏做巡回时,我看到有评论说,她读过《太空旅客》,她肯定会拍这部电影的,因为剧本实在太好了,说实话,这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剧本。在好莱坞,所有像我这样看过成吨剧本的人,这种专给剧本挑毛病的人,在这一行混了25年以上的人,所有我认识的人在我得到这个剧本时都对我说,“我们好嫉妒你,这是我们见过最好的剧本。”这都是我的真实感受,如果我这辈子只有一次拍电影的机会,我一定会选这一部。

飞船上 未来世界的奢华触手可及

:所以这是一个关于孤独与陪伴的故事?

尼尔:非常正确。他一个人自己醒了过来,最初几天,他觉得这是自己一生中最棒的经历。这架豪华飞船应有尽有,他可以独享温泉、游泳池和5个豪华餐厅,一边吃寿司一边欣赏全息水族馆影像。篮球场有智能篮球,每次你投篮以后它都会自己滚回来,你不用去捡球。你能想象得到的未来世界的奢华触手可及,这艘船上应有尽有。但独自待上一年之后,你会非常渴望与别人的交流和接触,你会开始发狂,也许会干一些你本不应该干的事。

:它有趣的地方在于,这个故事可能是很自私的?

尼尔:正是这样,这也是戏剧冲突所在。正是因为两个人之间发生了很多,他们的关系才这样有趣,它会成为你见过最好的爱情故事。最终的决定是痛苦的,然而这却是必须做出的正确决定。

:很多科幻片都预言了世界末日,这一部看起来很乐观。

乔:你可以在我的科幻小说中看到一条往那个方向发展的主线,其中有一些还是保密的,因为我有其它的原创电影,还不希望把那个世界暴露得太多,但我已经厌倦了反乌托邦。我的朋友雷德利·斯科特对此也要分担一部分责任,因为他的《异形》和《银翼杀手》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以致于太多的人都在追随他的脚步。我们现在还在用黑暗的景象描绘着未来的世界,尽管很多时候我很喜欢这些电影,但我宁愿相信这不是唯一的未来。我认为,我们未来的道路很可能与我们的现在更相似,新技术会层出不求,有些技术会被淘汰。人类的足迹在某种程度上会有所改变,但我认为未来的人会正确地定位自己。

:但找到真爱的唯一办法还是离开地球?

乔:但人们离开地球不是为了寻找爱,而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他们都因某种原因,相信自己命中注定与什么联系在一起。我认为这也是最广泛的人类情感。我想人很容易相信另有一个世界更适合我们,这个电影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关于这种感觉的故事。渴望在一片新的天地中改头换面,重塑自我。

:他俩会相爱,是不是因为他们是飞船上唯一醒着的两个人?

乔:你问到的是电影最核心的问题。他们是因为偶然的原因被困在了一起,这也使他们的感情遭到了质疑,好像只是因为方便才会在一起。但我会说,诚实回顾一下你自己的生活中,你与伴侣相遇的情形,你的约会对象可能是你的同事、邻居或一起野营的人,其实这都是同样偶然的相识和选择。事实上,我们只能遇到世界上的一小部分人,如果能够从中找到真命天子就会感到很幸运了。我不想探讨人类爱情的悖论,但它是普遍存在的。我认为电影其实一种非常普遍的经验戏剧化了,我们认为是独一无二的爱情,也可以是偶然和环境造就的结果。
相关影讯

相关影片

  • 太空旅客

    主演:詹妮弗·劳伦斯/克里斯·普拉特/麦克·辛/劳伦斯·菲什伯恩/因德尔·库马尔/奥罗拉·佩里纽

    类型:科幻片

    上映:2017-01-13

    地区:美国

  • 普罗米修斯

    主演:劳米·拉佩斯 Noomi·Rap 迈克尔·法斯宾德

    类型:科幻片

    上映:2012年

    地区:欧美

  • 异形197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