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星空那片海2》分集剧情介绍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29集剧情

秦浩既然决意冒险扳倒陆骁,为使自己的亲人不遭连累,便把自己的母亲和府上众人统统先行送去了长安。而陆骁这边,则是亲自赶往船厂,实验沧暝的威力。他要求仇风在三日内完成沧暝的一系列调试工作,三日后便乘风破浪,直捣蓝洞!

陆漓独自来到海边,拿出一直珍藏的宝簪,絮絮叨叨地将自己最近的新见闻说给黄泉之下的居蓝听,她凝视宝簪,如同凝视着居蓝那深邃如大海一般的眸子,决意余生用行动来慢慢偿还自己犯下的罪孽。说罢,她轻轻松开手,宝簪落入大海,转眼间无影无踪。在她的背后出现了一位神秘人,陆漓察觉,回身去看时那人已不见踪影。

神秘人头戴斗笠,慢慢来到了蓝洞中的演武场,混入了为士兵们喝彩叫好的百姓中,原来这神秘人是墨痕。守卫头领见他形迹可疑,便带人尾随他想要捉拿,可墨痕何等身手,几番辗转藏身便甩掉了追踪,顺利潜入了停放居蓝冰棺的圣殿。他缓步走到冰棺前,正探头往里窥视,突然不知从何处冒出一个高手与他缠斗起来,招招狠厉令墨痕大为吃惊。此时奴婢们发现了他的潜入,高声呼喊起来,见大波士兵赶来,墨痕只得狼狈逃走。如今已登基为王的金鳞听说有人潜入圣殿一事,眉头微皱。

墨痕回到常乐,向陆骁禀报自己打探到的信息,他称鲛人半年刻苦训练,士兵身手远胜从前,更诡异的是,他在蓝洞中发现了一位武功过人的神秘高手。陆骁得知情况,不禁怀疑居蓝未死。墨痕断然否认,称此人来去无踪,且身手远在吴居蓝之上。陆骁也陷入迷思。此时秦浩来访,陆骁将解药交于墨痕后,便前去应付秦浩。

秦浩此来意为辞行,他心知与陆漓此生无缘,在漫长的恋爱追逐中感到疲倦,决心放弃,就此前往长安赴任,远离风波诡谲的常乐,现在便把刺史令牌交给陆骁。陆骁带着不舍的假笑客套几句,心里却是绊脚石又少了一块的快意。

墨痕来到明珠店中,明珠中毒之事自己一直蒙在鼓里,她几次三番询问墨痕,墨痕也不肯将实情告诉她。明珠赌气,不肯再服药,墨痕只好答应等她病好,就原原本本把事情经过告诉她,明珠这才乖乖服药。

另一边,李耿之与秦浩再次密谈,李耿之苦恼道自己潜入船厂想要搜索刘满堂生前留下的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秦浩提醒他回忆刘满堂生前的异常举动,李耿之想到一向吝啬的刘满堂,竟隔三差五去寺庙供养和尚,可谓反常至极。于是二人便前往寺庙一探究竟,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给他们在香灰中找到了刘满堂与陆骁来往的书信以及刘满堂的认罪书。秦浩连忙整理好证据,令家丁快马加鞭送往长安禀报朝廷。却不想,陆骁早已防备了秦浩,派人暗中监视着秦浩的布置。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冬日已去,春华新发。陆漓站在一树芳菲之下,看着身旁嬉闹的孩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秦浩前来同她辞行,神色轻松愉悦,还打趣道自己终于能远离纷争,前往长安寻找姻缘了。陆漓忍俊不禁,大方祝他早日觅得良配,二人仿佛穿梭回到了从前挚友般的旧日时光。秦浩给了她一个拥抱,在她耳边轻声留下了永远牵挂的承诺,说罢便大步离去,只留下陆漓原地凝望,眼神中不知是失落还是释然。

事分两头,秦浩召集了自己的家丁亲信,向他们布置了扳倒陆骁的具体行动。二两今日才知道公子要冒死行事,极力苦劝,秦浩为保二两安全,请李耿之将二两送出城外。五花大绑的二两真不愧为忠仆,他在马车里死命割开绳索,跳车跑了回来。

跑回城里的二两第一时间去找陆漓,因为他明白能够改变公子想法的人,只有陆漓。陆漓此时正在教育紫萱,不可为了自己的幸福就耽误别人的一生,要她不许再提挽留秦浩之事。听闻门口通报,她狐疑起身前去查看,而此时,李耿之也赶了回来,要把二两带出城,两人在门口吵嚷。陆漓赶到,听到了二两的汇报,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秦浩派小队人埋伏在刺史府,而自己带人前往船厂,不料刺史府众人扑空,中了陆骁的调虎离山之计,而船厂的秦浩顿时深陷包围圈之中。几番混战下来,秦浩的家丁亲从全部阵亡,陆骁与仇风信步而出,陆骁冷笑称秦浩好不识趣,既然非要与自己作对,那就让他好好走上不归路!说完腾跃而起,挥剑刺向秦浩,秦浩不敌,胸口中了一剑,背身又受了一刺,最后更被陆骁一掌击飞倒在远处。秦浩肺腑俱裂口吐鲜血,然而陆骁还要给他心理上的重创,他拿出自己从秦浩派出的送信人手里截获的证据信件,在秦浩的面前烧掉。秦浩看着自己的心血付之一炬,目眦欲裂,徒然向前伸手,可陆骁却狠狠踩在他的手上,双目狰狞,在秦浩的残躯上又补一剑。

陆漓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她大喊着秦浩的名字,扑上来抱住秦浩,眼泪汹涌而出,秦浩用尽最后的力气告诉陆漓,陆骁一直在欺骗她,自己想要扳倒他,却失败了。他挤出一抹惨淡的微笑,抱歉地说自己无法再守护她一生一世了,语罢便身子一歪,不甘地咽了气。怀中露出那个被鲜血染红的兔子玩偶,陆漓的心像是被人死死揪住一般,痛到无法呼吸。

回到家中,她捧着兔子玩偶,脸上是哭泣过多已经麻木的神色。她问陆骁到底欺骗了她什么,又为何要对秦浩下毒手,陆骁见事已败露,也懒得再掩藏,坦然承认一切都是自己从中作梗。陆漓难以置信,自己的至亲哥哥竟能做出逼着妹妹弑杀挚爱的举动!她的绝望和愧疚在一瞬间找到了倾泻的出口,大吼着要与哥哥断绝兄妹关系!陆骁已经堕入魔道,再也听不进旁人的劝告,反而愈发坚信自己的杀戮是在匡扶正义,下令仇风明日便攻打蓝洞!

陆漓呆坐在房间内,脑海中秦浩的音容笑貌挥之不去,儿时的天真无邪、初见的温润如玉、成亲时的风流倜傥、蓝洞中的拼死相救,一幕一幕缭绕心中,可那个眉若远山、面如冠玉的君子,终是再也回不来了。

另一边,墨痕告诉明珠自己要出海办事,明珠知道有些事终须一个了结,于是也不再一味阻拦,只是温柔地望着墨痕说道“活着回来”。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30集剧情

陆漓茶饭不思,终日沉浸在悲伤之中,体力不支昏倒在地。李耿之与银瑚想方设法潜入陆府,将陆漓救走。另一边,陆骁担心妹妹向鲛人通风报信,下令即刻启程攻打蓝洞。

波涛中,沧暝的身形是如此的夺人眼球,高耸不输层楼,船身涂满鲛人凝脂,可轻易穿梭于惊涛骇浪之中,船首铸有钢铁兽首,甲板四周皆布满神臂弓弩,船舱里更是暗藏机关无数。陆骁立于船头,听得墨痕指路,心下再也按捺不住复仇的冲动,下令加速前进,直捣蓝洞!驶入鲛人海域后,海雾迷蒙不散,亦无海风指引方向,就连罗盘也在这片海域失灵。陆骁再次用明珠的性命提醒墨痕,要他好生带路莫生异心。墨痕但笑不语,从容指挥士兵列阵。

事分两头,陆漓划着一叶小舟,独身前往蓝洞报信。在蓝洞入口,她被士兵擒住,赤蝶看到来者是陆漓,当即就要杀她以泄心头之愤。好在金鳞和大祭司及时出现,赤蝶才不得不罢手,陆漓急忙告诉众人沧暝已成,正在前往攻打蓝洞的路上。她怕鲛人不肯相信她的话,还亮出了银瑚交给她的大王令牌,众人这才当真,开始着手准备抵御陆骁的进攻。金鳞深知鲛人一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决心率众拼死抵抗,赤蝶又伺机提出杀陆漓祭旗,还是大祭司机警,用看守陆漓以待后效的名义保住了她的性命。

另一边,墨痕察觉到了平静海面下掩藏着的危险气息,果然鲛人袭击了士兵们乘坐的小艇,士兵们慌乱地向着水面乱刺,结果却是自己先乱了阵脚纷纷翻船坠海。一些鲛人趁势攻上沧暝的主舰,甲板上一片混战,陆骁凭借着沧暝的装备精良与自己的过人武艺,将攻来的鲛人制服,并要求士兵亲手诛杀被捉拿的俘虏。

蓝洞中,陆漓小心翼翼地问大祭司为何要救她性命,难道大祭司对她所犯下的错事一点都不怨恨吗?大祭司直视陆漓困惑的眼神,告诉她自己只是心有不甘,不甘心看着人鲛世代为敌,看着鲛人死伤惨重。如果说陆骁是荼毒生灵的毒药,那么唯有陆漓才是河清海晏的解药,更何况,还有一块坚冰唯独她才能使其融化。陆漓更加迷惘,正欲追问,大批伤兵赶回,大祭司投入到救治伤员的行列中,只留她在一边百思不得其解。

陆漓在殿中漫无目的地游走,突然看到金鳞正对着帘后一人说话,还将鲛人族的前途托付在那人身上。她好奇走近,却依稀认出帘后之人正是居蓝!她正惊愕之时,金鳞发觉她的存在,下意识向她掷出匕首,疑似居蓝的神秘人出手为她挡住这一击后便消失无踪。大祭司急忙赶来为莽撞的陆漓解围,陆漓想问大祭司神秘人是否是居蓝,但大祭司仍旧避而不谈,反倒将陆漓送出了蓝洞。

另一边,陆骁将鲛人俘虏捆绑在一起放在小船上,小船的周围布置了几个随时会引爆的火药桶,以此作为诱饵引诱蓝洞中的其他鲛人来救,企图来个一网打尽。金鳞要众人静待时机,可桓伯沉不住气,带领一帮士兵前去救援族人,结果却是身陷重围,最后被引爆的火药炸得葬身大海。

陆骁正志得意满,突见云层中隐隐有雷电闪动,大海深处滚动着鲛人的咆哮,忽然,风浪骤起!只见眼前的海水立起数十层楼高的大浪,大浪似乎要把月亮都淹没一般,波涛中现出一个鲛人的身影,那正是吴居蓝现出的原形!居蓝召唤风浪猛袭向沧暝,可沧暝构造精良,不惧风浪,陆骁正放肆大笑。居蓝转手卷起海面上爆炸留下的点点残火,借风势化作一条愤怒的火龙扑向沧暝,沧暝涂满鲛人凝脂,遇火既燃,顷刻间便熊熊燃烧起来,转眼间化作残骸。

陆骁仇风与墨痕逃离沧暝,陆骁大梦破灭,不停念叨着沧暝不会沉没,仿佛中了魔咒一般疯癫。而陆漓在海上也远远目睹了这一幕,又是惊喜又是激动地呼喊着吴居蓝的名字。此刻,吴居蓝站在沧暝甲板之上,他看着满船的人鲛尸骸,决心让这戕害生灵的庞然大物从此消失。于是他掀起巨浪,将沧暝的残骸永远埋葬在了大海深处。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31集剧情

执意为鲛人复仇的居蓝站在海边悬崖处,反手兴风鼓浪,海面上扬起的滔天巨浪直扑向常乐。陆漓刚刚抵达岸边,就感应到了空气中的危险,她回身望到海平线处急速靠近的巨浪,急忙呼唤岸边的渔民百姓向高处逃生。

蓬莱居中,大春等人眼见着万里晴空忽然狂风大作,还以为只是正常的天气变化,唯有银瑚深知,天生异象乃是鲛人王发怒的预兆!她急忙和大春耿之几人往山上转移逃避海啸。闹市中的百姓也察觉到了海啸将至,哭喊声不绝于耳,人们纷纷拖家带口向着山上逃命,明珠本来在街市上买货,突然被卷入躲灾的人群中,人群挤得她东倒西歪,顿时失了方向。

另一边,陆漓在半山腰处疏散百姓,为大家指引逃生方向,看到有个体力耗尽自暴自弃的婆婆歇在一旁,她忙不迭搀着婆婆往山顶逃。而大春银瑚在逃生过程中听到小孩哭声,又折回来救下了小孩那被重物压住的娘,银瑚让大春先走,自己还要搜寻有没有人需要帮助。大春前脚刚走,银瑚就发现了被人挤倒在地的无助的明珠,她连忙拉起明珠,可此时洪水已至!海洋的威力如摧枯拉朽一般,顷刻间冲垮了鳞次栉比的房屋,银瑚躲闪不及,只得与明珠一同暴露在洪水的魔爪之下。

逃到山顶的陆漓望着周围哀声连天的难民,明白只有找到居蓝才能阻止灾难继续扩大。她来到那个自己曾亲手推落居蓝的悬崖,居蓝果在此处。她急切地告诉居蓝百姓无辜,唯有陆骁和自己才是罪魁祸首,求居蓝不要再向百姓发泄怒火,这样人鲛将会世代结仇。居蓝无动于衷,陆漓眼看居蓝受尽打击变得铁石心肠,竟选择了跳海自尽!试图牺牲自己保全百姓。居蓝幻出原形,将溺水的陆漓再次救起。

陆骁等三人上岸,看到常乐变为断壁残垣,陆骁咬牙切齿,誓要让鲛人一族付出代价。而墨痕则心急如焚在街市寻找明珠,二人在街头辗转相遇,明珠扑进墨痕怀中,喜极而泣,墨痕拥紧死里逃生的明珠,决心再也不离开她身边。

另一边,居蓝将陆漓救上岸,明明不舍得她死,却冷下面孔故意说绝情的话,又将陆漓一个人丢在礁石上。陆漓脚受伤,只能一瘸一拐地往镇上走,在竹林中又被居蓝拦住,居蓝凝视陆漓,仍是狠不下心,不仅带她到山洞中烤火,还为她的脚踝正骨。陆漓以为居蓝心念松动,可居蓝故意用言语刺激陆漓,陆漓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大哭起来,居蓝站在她背后,神情凝重。

蓝洞中,金鳞将刚刚击破沧暝之人正是居蓝一事说出,并解释道先前隐瞒是为了防止人类再来迫害,桓伯赤蝶等将领稍感欣慰。可居蓝久去未归,桓伯急躁地要带人前去常乐寻找居蓝,大祭司拦住他,保证居蓝会安然归来。赤蝶质疑,大祭司这才讲出居蓝起死回生的缘由。原来居蓝本是命悬一线,大祭司想到鲛人族的传说,传说族内有一枚灵珠,不仅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更能带给人巨大力量,只是这灵珠需要鲛人以鲜血奉养。大祭司意识到灵珠藏在思过石处,顺利取来给居蓝服用,这才令他重获新生。

镇上,大春夫妇与李耿之紫萱一同为秦浩修建了坟茔,二两在坟前放声痛哭,其余人也为秦浩功败身死而叹息不已。祭拜完,二两表示自己要前往长安代替公子尽孝,临别之际,平地起了一阵怪风,将几封书信从二两包袱中吹落。众人拾起一看,发现是刘满堂与陆骁勾结的罪证,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秦浩棋高一着,那日被陆骁烧毁的是假证据,交给二两的才是真罪证。

另一边,明珠墨痕回到店中,墨痕默默收拾好一地狼藉,明珠则表示,自己在生死关头,最大的感情是后悔,后悔没能抓住与墨痕相伴的时光。墨痕坚定道,此番二人险些阴阳两隔,他看开了一切。只要自己拿到解药,就绝不再蹚复仇的浑水,一心一意陪在明珠身边。而陆骁回到府上,活像一只丧家之犬。仇风劝他士兵死伤惨重,需得休养生息,可陆骁已经成魔,他被仇恨之火烧红了眼睛,不肯听仇风的好言相劝,偏要与吴居蓝斗个你死我活。

事分两头,陆漓看到自己赠给居蓝的玉佩上有裂痕,出言询问,居蓝讲出原是这玉佩为他挡住了心口的致命一箭,他感慨二人的缘分真是纠缠如乱麻,难以分割。陆漓见居蓝心下动容,试探着讲出了陆骁如何骗她的经过。听完解释,居蓝虽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早已原谅了陆漓的无奈。陆漓颤抖着解开居蓝的衣服,查看他的伤势,缓缓道愿意用一生来偿还对居蓝的亏欠。居蓝听罢,猛然低头吻住陆漓,二人在寂寞的长夜紧紧拥吻。

天明,居蓝依依不舍地将陆漓送回常乐,二人约定要共同承担起使人鲛两族重归于好的重任。居蓝也找回了陆漓抛入海中的宝簪,重新为她簪好,二人再度相依相偎,就好像先前的种种折磨与艰险,都从未发生过。

常乐镇上,陆骁正在街头安抚流离失所的百姓,顺道鼓动大家剿灭鲛人。正在此时,一辆马车驶来停在陆骁面前,掀起车帘的竟是秦浩之父秦大人!原来秦大人早已痊愈,阖家转移到长安只是为了躲避陆骁的毒手,秦大人更将二两拿来的罪证上报朝廷。如今皇上已命秦大人官复原职,并下令抓捕陆骁。士兵正要动手,百姓却因为受骗太久,深信陆骁,自发地将他护在身后。秦大人正在犯难,陆漓应声而出,向百姓揭露了陆骁的种种恶行,百姓闻言散去,陆骁却还是在仇风的保护下逃过了抓捕。

陆骁躲在破庙之中,还妄图东山再起覆灭鲛人一族。此时墨痕赶到,向陆骁索要解药。陆骁出尔反尔还想再利用墨痕,墨痕冷笑着打倒仇风,上前扼住了陆骁的脖子。

《那片星空那片海2》第32集剧情

陆骁还想用明珠要挟墨痕,可墨痕淡然道一命抵一命他也不亏,陆骁终归贪生怕死,说出藏药地点在船厂密室,约墨痕明日取药。墨痕回到店中,与明珠一起畅想大好山河、四时风光,二人想到明日就能摆脱这最后的束缚,远离纷扰自在行乐,都期待无比。

蓬莱居中,众人看到陆漓能够勇敢站出来大义灭亲,都表示愿意再度接纳她,陆漓从此便长住蓬莱居,成为了大家的一员。而蓝洞中,居蓝归来复位,金鳞与桓伯赤蝶要为死去亲族报仇,欲趁常乐遭难出兵攻打。居蓝苦口婆心,劝众将士不要执着于复仇,若是恨意填满了头脑只会永远痛苦,唯有和平才能使人鲛两族脱离苦海,得到长久的休养和发展。金鳞几人还要一争,大祭司适时道出了罪魁祸首陆骁已经受到应有惩罚,众叛亲离的消息,将领们这才罢休。

下了朝,居蓝又独自站在高台远眺常乐,金鳞拿着酒来到他身边邀他对饮。金鳞看到居蓝真的要放下仇恨,心内不甘,再三劝居蓝收回成命,派兵攻打常乐为族人讨回公道。居蓝不厌其烦地用爱与和平开解金鳞,可金鳞眉宇间的杀气却仍是不减。

另一边,陆漓也在海边散心,陆骁不期而至,脸上带着一丝皮笑肉不笑的寒意,向着陆漓步步逼近。陆漓慌乱,挣脱无果被陆骁死死攥住了手腕,她叫喊着已经与哥哥恩断义绝。陆骁顿受刺激,怒吼陆漓忘却多年来自己的辛苦养育之恩,他回想起儿时自己辛劳扶持的种种,半是痛心半是愤怒。

回到栖身的破庙,陆骁痛心疾首,认为自己家破人亡,如今又身败名裂,全拜鲛人所赐。他一怒之下就要冲出门复仇,仇风拼死拦在前头,陆骁狰狞地瞪着眼睛问他为何不走。仇风艰难道既然自己的命是陆骁所救,那自己此生就会永远追随他。陆骁看到仇风椎心泣血的神色,牙关紧咬。

墨痕前往船厂取药,他将明珠送上了离开常乐的马车,自己转身再赴陷阱之中。明珠坐在马车上,几次头晕疼痛后,她竟然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视力正在慢慢恢复。事分两头,墨痕潜入船厂密室,陆骁故意将解药抛在火中。墨痕拼命冲上前去拿,不料却被从天而降的铁笼困在当中,四周杀出陆骁原先暗养的死士,人人手持长矛向着笼中疯狂地攒刺过来!墨痕左躲右闪,在笼中犹如困兽,浑身的力量使不出,又眼睁睁看着解药被烈火焚烧,他越是心急越是流露破绽,终于在力尽之时被士兵刺中!几支长矛冲着他刺来,墨痕无力躲避一再中招,口吐黑血。陆骁故意拨弄火盆中的解药刺激墨痕,墨痕大吼一声,用尽浑身气力震开长矛,可他刚刚站起,又被仇风一脚踹在胸口,彻底倒地。伤至心脉的墨痕仍在艰难地伸手去火盆中翻找解药,陆骁狠狠踩住墨痕的手,看着墨痕的手被火焰炙烤的鲜血斑驳,他的心内充满了复仇的快意。墨痕终究是取到了心心念念的解药,可自己却再也支撑不住去见明珠,他大睁着眼睛倒在冰冷的地面上,死不瞑目。

陆骁命仇风架起墨痕的尸身,从墨痕的手腕处取了一碗尚未变冷的鲜血饮下。服用了墨痕鲜血的他,间接取得了食蛊草的力量,他的额角血管暴突,双目如血般赤红,竟是获得了神力!陆骁志得意满,将解药放在墨痕手中,带着士兵们得意离去。只留下墨痕孤零零躺在黑暗的密室内,无人问津,而世上唯独挂念着他的明珠,也只能站在郊外梅树下,殷殷期盼着他的归来。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墨痕竟然未死,而且拖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躯体,连滚带爬地来到了与明珠约定的地点。明珠感觉到墨痕到来,慌忙地伸手去探,可墨痕摔倒在地,气息微弱,只能徒劳地冲着明珠举起拿到解药的手。明珠遍寻不着,墨痕再无生机,那只手重重地垂了下来,他慢慢合上双眼,似是送到解药后,了无遗憾。明珠察觉到爱人已跨过黄泉,顿时僵立原地,天地间此刻默然无声。

蓬莱居中,金鳞突然带兵前来要众人交出陆漓,银瑚挡在前边欲保护陆漓,却被金鳞一把推开。陆漓不愿大家再为自己蒙受磨难,心甘情愿地站出来跟着金鳞走了,只留下紫萱和银瑚在背后焦急的呼喊。

回到蓝洞,金鳞称陆漓迷惑居蓝心智,挑拨人鲛关系,如今他就要杀陆漓为族人报仇!说罢就砍向陆漓,幸好居蓝及时赶到,拦下金鳞。金鳞认为居蓝是为了儿女情长执迷不悟,二人一言不合交上手,居蓝力量远胜从前,几招就击倒金鳞。金鳞难以置信,一同长大情同兄弟的居蓝竟为了陆漓出手伤他,金鳞愤恨起身,对着居蓝吐出一句“你不配再做金鳞的大王”,说罢转身离去。

桓伯得知了金鳞与居蓝反目的消息,特地赶来安慰金鳞,他觑着金鳞的神色,试探提出不如起兵谋反自立为王!金鳞虽与居蓝决裂,但也绝无谋逆之心,桓伯见金鳞坚决,只好闭口不再提,转身折了回去。回到蓝洞中,桓伯与赤蝶在军队里煽动着居蓝吃里扒外、倒戈人类的论调,大祭司赶来制止二人继续造谣滋事,桓伯与赤蝶却大胆地嚷出了铲除昏君,自立为王的口号!眼看着人鲛之间风波未平,鲛人族的内乱也是一触即发。

《那片星空那片海2》

《那片星空那片海2》

类型:国产剧

地区:大陆

上映时间:2017年

状态:更新至10集  / 共34集

热门国产剧

  • 一路繁花相送更新至30集
  • 极光之恋59集全
  • 幸福起航更新至13集
  • 将军在上60集全
  • 柒个我更新至36集